荒野亂鬥 電競

《荒野亂鬥》不一樣的電競玩法,”全用戶電競”玩家是選手

零門檻的電競

搞電競的普遍都年輕。《荒野亂鬥》的選手們也一樣。在接受采訪的時候,這些年輕的選手們表現得格外靦腆,就連自我介紹都要互相推辭幾輪,要把我問的問題寫下來才能逐一回答。我想他們可能很少有被採訪的經驗,甚至是在比賽中贏得勝利的經驗——跟那些久經沙場的職業選手不同,《荒野亂鬥》今年6月才上線國服,這些選手們基本上也是從那時候才開始正式參加比賽。在國服參加比賽的感受遠遠好過以前打國際服,所以目前基本上“只要有比賽就會報名”。Nova China的今朝笑著說:“有比賽別讓我們知道!只要知道了必定要參加一下。”

在剛剛結束的綠茵豪門杯上,最受矚目的就是Nova China和TIG飯糰兩支隊伍。在比賽前,我跟他們分別聊了聊。TIG飯糰的選手們看起來就像是一個愛好者小組,組織結構非常鬆散,按照他們的說法,這支隊伍完全靠著“濃烈的情感”來維繫;而令他們感到好奇的職業聯盟Nova China,選手們也只是跟戰隊簽了半職業的合同,每天也只有業餘時間拿來練習。

這些選手的特點與《荒野亂鬥》做電競的方式是分不開的。和我們所熟知的那幾個MOBA電競比賽不同,《荒野亂鬥》從根本上就不是一個太複雜的遊戲。3v3、技能簡單、小地圖、平均3分鐘一局,這些特點讓它在MOBA這個品類中有著相對較低的玩家門檻,所以它在電競方面走的是另一條“全用戶電競”的道路,瞄準更廣大的玩家群體,提倡“玩家即選手”的理念。

荒野亂鬥 電競
綠茵豪門杯決賽現場

“零門檻的電競。” 《荒野亂鬥》騰訊側品牌負責人於澤漢告訴我,“其實有一些比較成名的選手打得非常好,他們在打3v3的時候有很多考驗操作的配合在裡面,但是對於普通玩家來講,他在看直播或者自己上手的時候,感覺不到這個遊戲的難度有多高。上手的時候甚至不需要任何教程,所有的操作一看就會。所以我們的重點不放在職業電競上,而是讓所有的玩家自由組隊,都可以來參加比賽。”

顯然,那些輕輕鬆松打到兩萬多杯、在戰隊裡名列前茅的選手們的水平是遠遠超過普通玩家的,但《荒野亂鬥》絕妙的地方就在這裡:它看起來太簡單、太輕鬆了,就算是剛入門的玩家都會覺得“我還有機會”。觀看《荒野亂鬥》的比賽跟觀看包括MOBA在內的其他電競賽事的感受是不同的,其他電競賽事一看上去就讓人覺得職業玩家和普通玩家之間有一道技術壁壘,而《荒野亂鬥》卻會讓人有一種躍躍欲試的衝動。

看上去,“全用戶電競”給了所有人相當公平的機會。對於半職業地參與《荒野亂鬥》電競比賽的TIG飯糰和Nova China來說,他們一方面歡迎越來越多的普通玩家參加到比賽中,另一方面也擔心亂拳打死老師傅。“萬一在海選的時候翻車怎麼辦?”Nova China的小鷗說。

■ “這次有點東西!“

在2018年上線後,《荒野亂鬥》每年最大型的賽事是BSC全球錦標賽。這場賽事面向全球玩家,從每年2月開始,每個月都會舉辦一次月賽,月賽是所有玩家都可以報名的,根據月賽的成績,玩家會得到相應的成績,直到11月會舉辦線下的全球總決賽,每個賽區成績比較好的戰隊來爭奪全球冠軍。

就算在每年最大型的這場賽事裡,《荒野亂鬥》也不做重度的電競。這款遊戲最吸引玩家的地方之一,在於它有著6種不同的玩法模式,包括寶石爭霸、荒野決鬥、亂鬥足球等等。“其中比較適合做成電競的有兩類,一類是3v3,寶石爭霸和亂鬥足球都屬於這一類,另一類是1v1或2v2,玩家可以單排或雙排’吃雞’。這兩類都比較適合拿去做電競。”品牌側說,“像是BSC全球錦標賽,它就是做綜合的,所有3v3的模式都有,兩個隊比賽的時候會把所有模式都打一遍。這樣比賽的觀賞性比較強,玩家可以在一場比賽中看到不同模式的對決。”

這些電競數據給了他們舉辦更多比賽的信心。“從今年7月份中國區加入以後,全球有1700萬的玩家會打月賽,這個數據相當驚人。其中中國區的玩家佔了大幾百萬。”品牌側告訴我,他們針對核心活躍用戶做了一些定性的採訪,發現他們都比較傾向於打足球模式,因為該模式是3v3中最考驗團隊配合的,也最容易打出騷操作。越是厲害的選手就越喜歡打足球模式。他們也觀察了國內外的各大直播平台,“足球模式的觀賽反饋也是最好的。彈幕和評論都比較熱烈”。

是不是可以針對單一模式做定制的賽事?在BSC全球錦標賽舉辦的同時,圍繞著單模式舉行的各種比賽也在推進。綠茵豪門杯就是以亂鬥足球這一種模式為核心展開的比賽。“足球模式的電競應該怎麼做呢?我們就想到,“FIFA”這類游戲其實開過先河,就是和一些海外俱樂部去合作,借助足球豪門的IP影響力,讓更多球迷群體來玩。 ”品牌側說。於是在今年8月的騰訊電競峰會上,他們接觸了4傢俱樂部,然後這個名單又拓展到6家,分別是:曼城、里昂、羅馬、沃爾夫斯堡、廣州富力和凱爾特人。

參與合作的沃爾夫斯堡俱樂部是一家來自德甲的足球俱樂部,也被球迷們稱為“狼堡”

用Nova China的今朝的話來說就是:“負責策劃這次比賽的人確實有意思!會搞!有點東西!”問到他們是不是喜歡足球,總是沉默的另外兩位選手就像驟然清醒過來一樣開始答話。“喜歡!喜歡!”他們說,“我們選的是里昂。”

對於品牌側來說,這一點他看得相當精準。“《荒野亂鬥》的年輕男性用戶非常多。核心用戶就是16歲到25歲左右年輕的男性,這個群體和球迷群體的重合度非常高。一公佈合作的意向,他們的反應都非常熱烈。 ”

品牌方和俱樂部迅速地推進這場合作。在遊戲的比賽平台逐鹿電競,每個豪門俱樂部會設置一個陣營,玩家可以按照自己的喜好自由選擇加入某個陣營,“感覺就像是代表這些俱樂部來打比賽”。而玩家在通過比賽贏得獎金的同時,如果最終獲得總決賽的勝利,可以有機會“身披戰服,成為俱樂部電競戰隊正式的一員”。

■ “遠遠超出預期”

一開始他們最擔心的問題是,玩家可能都湧入某一個受歡迎的球隊陣營,而其他相對沒有那麼知名的球隊可能無人問津。“我們怕曼城可能會爆掉,也擔心凱爾特人的人數會非常少,因為蘇格蘭本身的聯賽影響力相對比較低。”品牌側說。

實際情況比預想的要好得多。報名的時候分兩個端口,一個是微信和QQ平台的流量入口,一個是在比賽服上做賽事入口。海選賽報名人數就超過4萬人。從微信和QQ平台上來的玩家果然大部分湧入了曼城這種知名俱樂部,但比賽服上的賽事入口基本上是每天都在打《荒野亂鬥》的重度玩家,他們選擇陣營的考慮除了自己的喜好,還有“哪邊更容易贏”,所以各大陣營的報名人數會相對平衡一些。最後相對冷門的凱爾特人也有大幾百個隊伍報名,一個隊伍3個選手、1個替補,總人數也有2000多人。品牌側告訴我,這個數字遠超凱爾特人自己的預期。

曼城俱樂部來自英超,是一個有著100多年曆史的老牌俱樂部

“這是我們做得比較成功的一點,就是我們沒有隻推《荒野亂鬥》自己的用戶。我們希望這場比賽能夠讓更多球迷群體去了解這個遊戲,所以我們把比賽的信息在懂球帝這樣的足球平台上發布了,也會找到每個球隊的球迷群,告訴他們有代表自己喜歡的球隊參加比賽的機會。每個球隊的專區也都做了相關的活動號召玩家參與。”

賽事分為3個階段,通過多輪的淘汰和篩選決出最後的6強,6強在線下爭奪冠亞季軍。品牌側的同事告訴我,這樣的設計是和產品特點相結合的,參考了世界杯足球賽的賽制,“輪數多,用戶的觀賽體驗也會提高”。

對他們而言,全用戶電競的重點不在於有多麼職業化,而是希望把比賽做成常規的運營活動。“在規劃一個比賽的時候,我們會在廣泛的渠道發佈各種各樣的素材,盡可能地配合比賽,把玩家的活躍度拉起來。”品牌側的同事說。

■ “做隊友,技術次要,人好最重要”

說到底,《荒野亂鬥》吸引人的地方到底在哪兒呢?我自己在國服剛剛上線的時候也沉迷過一段時間,那時候天天跟朋友們打3v3,無論去哪裡都抱著玩兒,根本停不下來。這些“荒野亂鬥”選手也基本上是從這樣的沉迷開始的——好幾位選手從國際服的時候就開始玩了,後來逐漸認識了彼此,組成了隊伍。“畢竟都玩了這麼久了,都是維持一年兩年的關係。”TIG飯糰的Jason說,“後來有了比賽,自然而然也就參與了。”

Jason玩很多不同的遊戲,包括那幾款知名MOBA遊戲,但只有《荒野亂鬥》一直玩了下來。“說白了就是認識這麼一群人!大家玩得很好!所以在這個遊戲上花的時間和心思也比較多,也打得越來越好了。”他強調道,“主要還是有這麼一群人,你知道這種感覺嗎?因為有這麼一群人,才讓我紮根在這個遊戲裡。”

“玩其他遊戲的時候不會交到朋友嗎?”我問。

“也有,也有,只是沒有那麼深情!”我還是第一次在這種場合聽到用“深情”來形容的,而Jason對這一形容相當堅持,“其他遊戲也玩過,但沒有這麼深情的一群朋友。”

最初大家都只是普通玩家。野排排到了,覺得不錯的,加個好友,聊幾句,一來二去的就加上了微信,後來又有了一個群。Jason這麼解釋他在“荒野亂鬥”的朋友圈,“A跟B玩,B邀請的C,那麼A又跟C認識了,就這樣發展下去了,有相同志向的就會玩在一起。在我們的群裡什麼都可以聊,而比賽也是我們線下聚會的機會。”就這樣,一支完全由好朋友們組織起來的業餘戰隊,在好幾次比賽中闖入決賽,甚至拿到冠軍。

“畢竟網絡一線牽……見了面以後,感情會愈加濃烈。”Jason說,而這愈加濃烈的感情又牽引著他們參加更多的比賽。

隊友間強烈的情感羈絆是支持TIG飯糰的隊員們高強度參加賽事的動力,也讓他們最終走到了決賽

對他們來說,關於“荒野亂鬥”的一切,包括遊戲、比賽、人際關係,主要就是圖一個輕鬆有趣,不像那些大型的專業賽事一樣給人壓力。這或許是《荒野亂鬥》全用戶電競思路成功的一個證明:為什麼休閒競技不能做電競呢?為什麼電競一定要走職業化道路呢?讓大家快快樂樂地打一些友誼賽——就像Jason說的那樣,在這個過程中感情“愈加濃烈”——不是也很好嗎?

“我覺得就目前來說,全用戶電競的道路對《荒野亂鬥》的發展還是一件好事。 畢竟觀賞性的問題不是做職業聯盟或者打磨技術就能夠彌補的,流程短、節奏快、操作不是特別深是遊戲本身的屬性,我們的思路不是去改變它,而是在另一個角度上發揮它的優勢,比如說開發更多比賽的形式。”品牌側說,“我比較反對的一個觀點是,休閒競技不能做電競。我覺得休閒競技可以做電競,可能不是LPL或KPL那種思路,而是藉助比賽給遊戲增添內容,讓更多玩家活躍起來,增強他們對於《荒野亂鬥》的情感聯結。”

我也問了Jason,TIG飯糰的加入標準是什麼樣的。“對杯數有很高的要求嗎?”我問。Jason想了想回答,“怎麼說呢?我覺得還是看人能不能玩得來。一起玩的時候感覺對方人還不錯,可能就會招進來。技術是次要的,人好最重要的。打得菜有什麼關係呢?都是一點一點慢慢練習的。”這可能是非職業電競愛好者們才會有的答案,但誰說只有職業是唯一的答案?

■ “還是會有夢想”

12月26日,“綠茵豪門杯”線下賽在北京石景山舉行。Nova China代表里昂陣營獲得了冠軍,他們在決賽中以7比5的成績擊敗了羅馬陣營的TIG飯糰。比賽相當精彩,有超過130萬名觀眾觀看了比賽直播。TIG飯糰曾一度在0比4落後的情況下連追3分,在決賽后期,Nova China隊的小鷗操控英雄“P先生”,連續幾盤打出了驚人的絕妙操作,獲得了本屆比賽的MVP。

Nova China戰隊的小鷗在獲勝後舉起了綠茵豪門杯的獎杯

小鷗是個尚未大學畢業的學生。對他來說,是否走上職業化道路依然是一個問題。“畢竟熱愛這款遊戲……還是會有一個電競男孩的夢想。”他在先前的採訪中靦腆地對我說。

“因為《荒野亂鬥》目前不做職業化,所以這些選手也不是百分之百隻打這個遊戲的比賽,以此作為職業收入。他們基本上要么是學生,要么是有自己的工作,對他們來說參加比賽更像是堅持著一個愛好。”品牌側的同事說,“我有問過他們,加入以後《荒野亂鬥》做職業電競的話,你們會考慮嗎?其實他們還是遲疑的。對他們來說,目前這種全用戶電競的思路,不需要投入太多精力在比賽賽事中,其實還是挺符合他們的需求的。”

“我們基本上比賽第二,友誼第一。”TIG飯糰的Jason說,“畢竟我們也不是那種正規的職業選手,盡力去打就是了,結果怎麼樣不重要。一起打比賽這件事本身對我們來說更有意義。當然,也不是吊兒郎當去打的,還是會努力拿下冠軍。”

雖然不是職業選手,但隨著參加的比賽越來越多,他們也感到身上的擔子越來越沉。“從玩家變成了選手,心態上肯定是有變化的。當玩家的時候隨便玩,輸就輸了,現在不一樣了,要認真,要好好打,不能敗壞Nova的名聲啊。如果輸了一定要反思。壓力?壓力很大。掉頭髮,一掉一大把。”Nova China的今朝說,“但組織需要我,我就上。”

無論是對於Nova China還是TIG飯糰而言,他們所取得的這些勝利都是意義重大。誰說只有職業化電競是真正的電競呢?把人們聚在一起,讓人們體會到遊戲的樂趣,這才是電競的核心意義。按照這些年輕的選手們的說法,只要《荒野亂鬥》一直把比賽辦下去,他們就會一直參加下去。

“荒野亂鬥”的賽事也許職業化水平並不算高,但選手們仍然非常專注地面對每一場比賽

■這就是“荒野亂鬥”的玩家

跟職業選手相比,“荒野亂鬥”選手給我最大的感覺就是:他們沒有考慮太多。因為沒有考慮太多,也不需要考慮太多,所以他們最大限度地保留了電競中最樸實和快樂的部分——而這正是《荒野亂鬥》區別於其他同品類產品的特點,也是全用戶電競的思路所特有的。在全用戶電競得思路下,選手和玩家之間沒有那麼強的區隔,玩家隨時可以成為選手,而選手的本質也是熱愛這款遊戲的玩家。

我問品牌方的同事,在舉辦這些比賽的過程中,有沒有什麼令人印象深刻的事情?於是他告訴我一個讓他有所感觸的細節。就在前不久,《荒野亂鬥》和B站聯合舉辦了一個叫“亂鬥之星杯”的比賽,比到最後,決賽的雙方就是Nova China和TIG飯糰。決賽在上海舉行,這也是品牌側第一次見到來自這兩支隊伍的幾位選手。

“我本來以為他們是那種職業選手的樣子……你知道,就是我們常看到的那種職業選手,因為經歷了太多磨煉,所以無論輸贏,總表現得非常冷靜。”品牌側告訴我,一般情況下,Nova China的表現整體上會比TIG飯糰強一些,大家都默認Nova第一,TIG第二。結果那天TIG飯糰爆冷,有個選手錶現特別好,“全場好像就看他在那兒秀操作,最後他們也贏得了比賽”。

“這些選手特別特別激動,贏了之後在那邊手舞足蹈,大呼牛×。”品牌側的同事笑著說,“你看,就是這樣的。又學生氣,又熱血。這就是我們’荒野亂鬥’的玩家。”

作者:池騁
來源:http://www.chuapp.com/article/287711.html

分享

2 thoughts on “《荒野亂鬥》不一樣的電競玩法,”全用戶電競”玩家是選手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