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不起的修仙模擬器

一位老哥的‘了不起的修仙模擬器’遊戲心得感受

“何為服黃金,吞白玉。誰似任公子,雲中騎碧驢。劉徹茂陵多滯骨,嬴政梓棺費鮑魚。”
——《苦晝短》李賀

-“養氣忘言守,降心為不為。動靜知宗祖,無事更尋誰?”

-“自然曰道,道無名相,一性而已,一元神而已。性命不可見,寄之天光,天光不可見,寄之兩目。”

對面這位老哥剛坐下不到十分鐘,雲裡霧裡的話就一串一串地從其紅白相間的唇齒中吐出。

“那個…能不能講點我聽得懂的…”

最終我還是沒忍住打斷了大師施法的場面,向他展示了自己無知的儀態。

“這個,是《呂祖百字碑》的內容。而這個,則是《太乙金華宗旨》。”

大師驕傲地向我指出上面語句的出處。

“我不是指這些…今天見面主要是想問您一下,您真的相信世界上存在仙人嗎?”

距離與這位“修仙吧”老哥結識的那天已經過去了一個多月,這期間同樣的問題我早得到過無數次答案。可如今線下見面,我仍然固執地想要聽他再親口回答我一次。

“那當然,你沒見過不代表沒有。”

意料之中的回答,不過依然能夠再次震撼我本就脆弱的世界觀,讓其成為一盤散沙。

於怪獵聯機時認識的這位老哥,名牌大學建築設計學專業畢業,年齡也就比我大個幾歲。本以為只是個常見的遊戲宅,結果在交流幾日後,我卻得知他有一個極為不尋常的愛好——修仙。

不是看看修真小說幻想一下就完事兒的那種,而是在嚴肅並深入地進行研究討論且實踐。同時他還向我推薦了一個名叫“修仙吧”的地方,告訴我在這裡還有上萬人與他一樣,在尋找真正得道成仙的方法。這嚴肅的神情與認真的口氣,一時間讓我懷疑自己是不是穿越到了異世界。

“說起來,上次推薦你玩的那個修仙模擬器你去試了嗎?就你說歪門邪道的那個。”

大約一周以前,通過幾番交流後我將《了不起的修仙模擬器》這一遊戲推薦給了老哥,說:“這或許能對你的悟道有什麼幫助。”,雖然我本意就是想藉遊戲調侃一下他認真的修仙態度。

了不起的修仙模擬器

“什麼歪門邪道。”老哥當時不屑的神情我彷佛透過屏幕都能夠感覺到。

-“哦我玩了,不錯的,真不錯。”

-“啥?你當時不是說歪門邪道嗎,難道還真有幫助?”

-“要說幫助倒也算不上,不過我了解了一下這遊戲自搶先體驗近兩年來歷程,覺得這遊戲本身的經歷就是得道飛升的一種。”

-“…你沒騙我?”

-“當然啊,你聽說過’萬戶升天’的故事嗎?”

萬戶升天

美國火箭學家赫伯特在1945 年出版的《火箭和噴氣發動機》(Rockets and Jets)一書中記載了這麼一個故事。

明朝初年有一個名叫“萬戶”的木匠,他喜歡專研技術與發明創造,改進了不少武器盔甲甚至車船火砲。他的這些本事被明朝大將軍班背所發現,班背認為他的技術可以幫助明朝取得軍事上的優勢,因此奏請朝廷破例讓萬戶當官任職。

但世事難料,就在萬戶出任兵器局職務後,班背將軍因為性情耿直不趨炎附勢,被右中郎李廣太等人誣陷,最終慘遭殺害。

得知這一切的萬戶厭惡了人世間的紛亂與爭鬥,於是他決定逃離人間,去往月亮上生活。

萬戶開始潛心研究火箭技術,他認為只要利用火箭助推,再加上風箏的幫助,他一定能夠飛到月亮上去。

這種想法遭到了周圍所有人的反對與嘲笑,別人都認為他在癡人說夢,失敗是注定的結果。

事實上也確實失敗了。

文獻上是這麼記載的,在一個月明如盤的夜晚,萬戶帶著人帶來一座高山上。他們將一隻形如巨禽的“飛鳥”放在山頭,“鳥頭”正對著明月…萬戶拿起風箏坐在鳥背的椅子上。隨後他點燃“鳥尾”引線,一瞬間幾十隻火箭一同噴火,“飛鳥”高高騰起離開山頭。

而到了第二天,人們在遠處的山腳下發現了萬戶的屍體與“飛鳥”的殘骸。

萬戶的故事在當時徹底成為了一個笑話,這個魯莽地與世界抗爭的人成為了犧牲品,被當做白日做夢的代表。

然而就在600 年後的如今,當人們再次讀起這個故事時,感受到的卻是萬戶身上無與倫比的浪漫與勇氣。現代航天學家與火箭學家把萬戶稱作“第一個向太空搏擊的英雄”,甚至為了紀念他,國際天文聯合會將月球背面一座環形山命名為“萬戶山”。

“雖然他是利用了科學技術,才掙脫了重力的束縛,但是此人在我們修仙界同樣也被稱作’仙人’,你知道這是為什麼嗎?他這種擺脫現狀、直面非議、排除萬難,將一生獻給浪漫理想的行為非常具有仙風道骨。”

“你不是問我,相不相信世界上有仙人嗎?現在你覺得呢?”

聽完老哥這番發言我好像逐漸理解了一切。不僅理解了他為什麼這麼執著於“尋仙”,也理解了他為什麼,將《了不起的修仙模擬器》自搶先體驗到正式版這一階段的經歷比作“得道飛升”。

深陷低谷

2019 年1 月12 日對於吉艾斯球工作室(GSQ Games)的廖秋鑰來說,是宛如世界末日般的一天。

其擔任製作人開發的《了不起的修仙模擬器》在上線第一晚,就被人狂打了700 多差評,好評率宛如跳崖一般,直直跌破45%,成為了人們口中所說的“糞遊戲”。

同時在次日凌晨3 點,又有人蓄意在網絡上公佈該遊戲的反編譯代碼供人下載,並誣陷他們非法盜用《Rimworld》源代碼。

差評危機與信用危機一同襲來,彷彿一座座高聳入雲的五指山,壓在他們探尋光明的前路上。這對於絕大多數遊戲來說,都可以稱作是滅頂之災,幾乎沒有什麼遊戲可以頂著這樣深陷泥潭的開局,完成命運反轉。

萬念俱灰的情感不止一次翻湧上廖秋鑰的心頭,回想起當初他與夥伴三人一同辭去西山居安逸的工作,只為實現心中那靈光一閃的想法、實現那一個衝動的理想、浪漫的念頭,如今卻遭得這般淒慘的待遇,不知道這一切是否還值得。

幾乎沒有人再看好這款遊戲,也有人看好他們這個新生工作室的未來。《了不起的修仙模擬器》與吉艾斯球工作室就像是修真故事裡連遭厄運、深陷絕境的愣頭青,從尋仙的路上跌落最深處的谷底,被當做一無是處的“廢物” 。

“這遊戲一上線就暴死了,製作組肯定隨便加點東西就說是正式版,然後就準備卷錢跑路了。”

這種評論在各大論壇中比比皆是。沒有暴死後還不准備跑路的國產工作室,可能絕大多數人都是這麼認為的。

然而廖秋鑰三人最終卻選擇了用一名“修仙者”的方式去面對問題,用他們話所說那就是:“掛冠懸笏,沉心退隱,固守本心,以誠證道” 。

渡劫飛升

已經拿到最爛開局的吉艾斯球工作室,沒有如網友們所想的一樣捲席走人,而是決定翻越面前這座不見頂峰的高山。

他們一邊持續地為遊戲添磚加瓦,豐富這個虛擬的修仙世界。另一邊又蹲守在各大平台與論壇,虛心接受玩家們的意見與反饋,並最終將這些意見融合歸化成為了自己遊戲的一部分。

有的玩家說遊戲新手教學形同虛設,根本沒有作用,一進遊戲還是什麼都玩不懂。

有的玩家說遊戲內物品太多又太過複雜,根本記不住這麼多東西的用處。

還有人覺得劇情太過單薄,好如擺設一般。

於是乎製作組在第一個版本更新“妖族崛起”中製作了幾乎手把手的、完整的教學系統。更新了以上古妖獸覺醒為核心的主線劇情。又加入了記錄整個修仙旅途的圖鑑系統。

還有人問為什麼不能種草藥?為什麼養動物?2019 年了家具和建築還不能旋轉,你這做的什麼垃圾遊戲。

到了第二個版本更新“上古之獸”時,製作組將“神藥種植”、“動物養殖”以及“建築旋轉”全部加了進去。

又有人覺得其餘門派的存在根本沒有意義。

在第三個版本“征伐天下”中,製作組便加入了更深入的“世界探索”、“門派征伐”以及不同門派之間互動、勢力爭斗等等。

到了最後,幾乎挑不出毛病的玩家又補充道:“我沒見過哪個修真小說裡沒有拍賣行的,能從垃圾中淘到絕世神器才是修真小說的樂趣啊。”

應你所需性能更強,製作組很快就在第四個版本更新“紅塵眾生”中又加入了“商賈天下”與拍賣會。

這四個版本更新,不僅將玩家所提出的所有合理需求全部做成了現實,而且每次更新還加入大量全新玩法與全新劇情,讓遊戲裡的修仙道路從一山一門逐漸擴大到了大道三千、大小乾坤的境界。飼養神獸、修煉陣法、歷經天劫、登臨神位、打製神器、擴張門派、甚至獵殺上古存在,在遊戲裡都成為了可能,凡是你在“修真小說”中能見到的、能想到的,在這個遊戲中都可以體驗到。

吉艾斯球工作室用六百多天的時間,以及兩百多次的更新,將他們自己與他們的遊戲一同變成了“修真小說”裡的主人公。在最悲慘最無助、飽受非議與嘲笑的谷底中,厚積薄發,最終一躍而起,得道成仙。

在遊戲已經發售正式版的今天,曾經那個不不到45% 好評,幾近“糞遊戲”的評價,已經被逆轉成好評率86% 的“特別好評”。

不是所有人都能夠翻越這座險峰。沒有人相信暴死後還有工作室不會跑路,更沒有人相信還有一款遊戲,在暴死後還能徹底翻身,即使是被稱作打了最漂亮翻身仗的《無人深空》,也不過是從差評變成了“褒貶不一”。

《了不起的修仙模擬器》最終成為了這修仙傳奇的本身。

修真者之路

那位“修仙吧”老哥跟我說,“低谷”是每一個修仙者都必要經歷的過程,有時候還不止一次。能夠在非議和不信任中翻山過海,堅持自己初心的,才是真正的得道仙人。

他認為這一點上,吉艾斯球工作室與明朝的萬戶是一樣的。都是從抱著不切實際的理想開始,甚至為了浪漫主義的信念放棄了現有的安逸生活。在追逐理想的過程中,都受到了眾人的嘲笑,沒有人相信万戶能飛到月亮上,也有人相信吉艾斯球不會放棄《了不起的修仙模擬器》,這兩件事看起來都像是必然失敗的成果。

他們難道自身沒有想過會有這種失敗的可能嗎?當然有想過,萬戶在坐上“飛鳥”的那一刻,可能就已經預見了自己粉身碎骨的模樣;吉艾斯球的成員們,也做好了最終在掙扎著赴死的準備。就像每一個修仙者都想像過自己被滾滾天雷劈裂的可能,然而這些悲慘的預言並不能阻擋修仙者渡劫的決心。

在當時那個時代,萬戶或許是失敗的,但是在歷史的長河中他何嘗不是閃閃發光的一筆。而吉艾斯球工作室與他們《了不起的修仙模擬器》,更是渡劫成功得道飛升。

雖然即使聽完這個故事,我仍然不相信這個世界上真的存在那種“御劍飛行”、“撒豆成兵”的“狹義神仙”,但是就如唐代詩人李賀所寫的《苦晝短》所說:

“神君何在,太一安有。天東有若木,下置銜燭龍。

吾將斬龍足,嚼龍肉。使之朝不得回,夜不得伏。

自然老者不死,少者不哭。何為服黃金,吞白玉。”

這世上或許並不存在仙魔神怪,但只要竭盡我們的努力,自然可以得道飛升,成為歷史中的一筆,又何須吞食金丹玉丸呢?

作者:Akizuki-杉果遊戲公眾號

分享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