顯卡 RTX3080

買不到的RTX 3080顯卡-英偉達兩難的抉擇

面對著屏幕裡已經標灰的3060Ti 顯卡,我坐在電腦前不禁陷入了沉思,腦內回想起今年下半年發生的種種:

自九月份英偉達30 系顯卡公佈以來,整個2020 下半年就陷入了一場無盡的“耍猴怪圈”。3080 顯卡一秒無貨的情況在全球各大電商平台一齊上演,緊接著就是同樣秒無的PS5 主機。

在經歷過“空氣顯卡”、“空氣主機”之後,本以為AMD 的6000 系顯卡會為這潭凝固的死水帶來什麼改變,結果沒想到AMD 同樣耍猴。甚至如果英偉達的30 系叫“空氣顯卡”,AMD 的6000 係都可以稱得上是“氫離子顯卡”了,根本連影兒都沒有。

一時間氣急敗壞的情緒難免湧上心頭。

是的,我急了。然而我相信會有同等感受的絕對不止我一人,這一時期幾乎所有玩家都在關心同一個問題:為什麼一張原價的顯卡這麼難求?

顯卡究竟是如何到我們手上的?

“為什麼幾乎買不到原價顯卡?”向不同的人提出這個問題,可能會得到完全不一樣的答案。

有人可能會說是:“由於渠道商為了清理手中20 系庫存,因此集體抬高30 系顯卡價格”;也有人認為是:“大量黃牛與二道販子用腳本搶購,並高價轉賣導致一卡難求” ;當然還有人覺得是:“最近虛擬貨幣形勢較好,導致新顯卡全都流入了礦老闆手中”。

這些回答正不正確?可以說全都有道理,不過本質上還是屬於盲人摸象。

要想弄明白整個2020 下半年是如何陷入這場“耍猴怪圈”的,首先要理清楚一個問題:一張新顯卡經過了哪些程序才被送到消費者手上?

-首先要由英偉達、AMD 研發設計顯示芯片;

-設計完成後,芯片會委託給台積電、三星等第三方來進行生產;

-隨後生產好的芯片將賣給顯卡成品的闆卡代工商,例如我們熟知的華碩、技嘉等等;

-最後成品顯卡將從總代理商到渠道經銷商,再突破黃牛和礦老闆的圍堵,最終來到消費者手上。

根據歷史經驗,以上四個過程無論哪裡出了問題,都有可能造成原價顯卡變成虛空幻影的尷尬局面。然而好巧不巧,如今這整個流程幾乎全部都出現了問題,2020 真是魔幻的一年。

英偉達兩難的抉擇

英偉達30 系顯卡真的非常香,香到我即使剛罵完、剛被耍完猴也能夠堅定地這麼認為。這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就在於性價比,尤其是3060Ti、3080 兩款顯卡,高出預期的性能與低於想像的價格結合起來幾乎沒有人能夠拒絕。

然而這一切都是有代價的。

為了超高的性價比,英偉達不得不從其他地方節約成本,而這一需求最終迫使英偉達將生產工作委託給技術力與經驗皆不如台積電的三星。

據外媒Digitimes 與technosports 報導,缺乏生產大型芯片經驗的三星在接手工作後,其良品率一直萎靡不振,這個情況也從而導致了30 系顯卡生產力的吃緊。

面對糟糕的良品率,英偉達進退兩難,但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英偉達如今要面對的,是索尼、微軟次世代主機的壓力,若是不提早公佈新產品穩住消費者的信心,很有可能一部分玩家就在世代更替之時投奔了敵營。

因此英偉達頂著奇低的良品率與不堪的生產力,將30 系顯卡公佈出來。

同時,英偉達為了進一步壓縮成本,也在另一頭擠壓闆卡代工商的利潤空間。整個鏈條盈利因此降低,從而導致供應鏈喪失活力,與之同樣的情況我們在小米手機上也見過許多次。

這一切從源頭導致了30 系顯卡產能不足、供應不足的現狀。

2020 年的詛咒

據PC GAMER 與VideoCardz 報導,現階段不僅僅是芯片供應不足,由於全球疫情的影響,從GDDR6 顯存、到場效應管、甚至是印製電路板無一不缺貨。簡直全世界都在為30 系顯卡的生產製造阻力。

在這層層疊加的Debuff 下,送至闆卡代工商手中的芯片可以說是少之又少。英偉達和代工商們若想單靠30 系顯卡盈利,現階段就宛如癡人說夢一般。

有傳聞說,在這種壓力下英偉達將復產2070S,以應對世代更替的間歇期。

地區代理商與經銷商在拿貨時,不可避免的需要捆綁一些20 系顯卡。本來庫存的20 系顯卡還沒賣完,這下壓力被轉移到了代理商與經銷商身上。

於是,代理商與經銷商為了清理20 系顯卡堆積的庫存,更不願意將手中的30 系顯卡放入市場。

而少數被放入市場的30 系顯卡最終還要經歷黃牛與礦老闆的考驗,才能夠到達消費者手中,可見其困難程度。

有人會問為什麼3090 顯卡卻不缺貨呢?

主要是由於3090 顯卡較高的價格與低性價比,導致其在這批顯卡里成為了特殊的存在。總代理商將它投入市場中,也不會影響到手中20 系顯卡的銷量,礦老闆用3090 挖礦也非常不值得,會購買的玩家更是少之又少了,因此顯得貨源非常充足。

30 系顯卡就好如一名“大逃殺”玩家,或“闖關遊戲”的挑戰者。在2020 年的詛咒之下,一路過關斬將最終才能夠與我們見面,而那些不能夠“逃出生天”的顯卡,就成為了這“耍猴怪圈”的一部分。

AMD 的道路

而另一邊比空氣還空氣的AMD 顯卡又如何呢?

很明顯如今這個比空氣還稀薄的情況,並非是AMD 主動選擇的。目前顯卡市場英偉達還佔據上風,AMD 不可能故意控制貨源搞“飢餓營銷”,這無疑等於自斷活路。那麼是什麼原因導致AMD 顯卡只聞其名不見其形呢?

一方面,全球總體產能不足的現狀與英偉達是一樣的。但與之不同的是,AMD 的代理商沒有那麼高的傾銷庫存壓力,並且在芯片生產上,AMD 選擇了一貫靠譜的台積電。

而就是這一貫靠譜的台積電,成為了AMD 將顯卡送到消費者手中的最大門檻。

據cnBeta 報導,2020 年下半年,被壓抑已久的市場迎來了電子產品消費反彈,手機、汽車、藍牙、遊戲機等電子產品所帶來的,是極大的半導體市場需求。作為全球最大的半導體晶圓代工商,台積電身上承受著巨大的產能壓力。

其董事長就曾表示過現階段產能相當吃緊。

而就在近日根據Businesskorea 報導,台積電取消了針對大客戶的優惠,表示今後大客戶購買晶圓將不再享受任何折扣。在這之前,台積電會根據客戶代工的需求與價格,給予其一定程度讓利,一般在3% 左右。

這進一步表明在芯片高強度需求下,台積電的產能已經到了極限,為此不得不漲價。

而在這些五花八門的電子產品中,AMD 芯片的代工需求很明顯不是最優先的。

AMD 6000 系顯卡的價格我們也看到了,基本上是在同英偉達打性價比的戰爭。因此AMD 必須要將成本控制在最小範圍,這不可避免的導致其需求報價低於其他手機、汽車等行業,無法搶占優先地位。

最終AMD 顯卡也陷入了兩難的困境:如果不控製成本,獲得最優先的生產力,顯卡自然能夠順利進入市場,但價格上就無法取得優勢;假若希望性價比與選擇了更便宜代工廠三星的英偉達持平,甚至略有勝出,那麼必然無法獲得有限的產能,顯卡在現階段就只能是水中泡影。

尾聲

我們可以看到,無論是英偉達還是AMD,無論他們選擇的代工商是三星還是台積電,最終都無法逃離從“生產力”與“成本”中極限二選一的局面,而這或許正是2020 年帶來的最大詛咒。

分享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